1. 首页
  2. 网络营销赋能
  3. 危机公关

舆论狂欢下的新媒体

狂欢化理论是俄国哲学家米哈伊尔·巴赫金建立的文学理论。他认为,狂欢节代表着自由、平等、民主的永恒精神,意味着平民阶层可以充分获得主体话语权,大胆表达内心感受,宣泄情感。

狂欢中所有的人都是狂欢的积极参加者,不分演员和观众,也没有社会阶层的限制和与之相关的敬畏、礼仪甚至恐惧,人们不必像平时那么严肃认真、呆板教条。相反,在嬉笑打闹、放纵自我中释放快乐和激情。在狂欢中,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每个人的声音都受到尊重。

在新媒体中,社会化网络的新媒体平台使全民平等交流变得可能。互联网的匿名和虚拟,恰好规避了现实社会中的身份阶层,给互联网上的心理宣泄、人性释放和独立意识的充分表达提供了空间,达到巴赫金描述的“狂欢化”的社会传播和舆论状态。

从心理上,互联网为现实社会激烈竞争压力下的人们提供了惬意的轻松环境,畅游在新闻娱乐、聊天、恶搞故事中的网民体验了互联网中无拘无束的舆论狂欢,这也正是狂欢化理论中所描述的人性的本真狂欢状态。

需要注意的是,舆论的狂欢化造成新媒体和舆论传播的行为失衡,传统价值观的迷失,信息暴力、擦边视频、谩骂、行骗、无下限的炒作等负面行为大行其道。

考虑到舆论的狂欢化效应,在制定相应的传播内容时,将内容简化,突出主要矛盾,适当的戏剧化。舆论狂欢效应,与羊群效应一样,在许多热门事件中都有体现。

案例: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

2 月 6 日晚,网友“想说又说不出口”在某论坛发帖称:自己是正宗上海人,家庭小康,谈了个男朋友是外地人。今年春节在男友要求下和他一起去江西老家过年,但到男友家吃第一顿晚饭时,“一看到这
个饭菜我真的想吐了。比我想象的要差一百倍,我接受不了”。因此她决定与男友分手回上海。

网帖一出,一下子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有人力挺“上海女”,也有人支持“江西男”,各方激烈讨论。

2 月 7 日,@华西都市报 官方微博发布了《女孩跟男友回农村过年,见到第一顿饭后想分手了》的报道。随后,诸多网络新闻媒体转载华西都市报报道,网上此篇文章的新闻报道近 100 篇,几乎覆盖所有大
型新闻网站。

2 月 10 日,新浪微博账号@风的世界伊不懂 以“上海女子男友”的身份发表声明,希望网友不要苛责“上海女子”。

这个事件成为网络热点后,界面、澎湃等媒体进行追踪报道,从照片、订火车票、返程时间等一系列细节,推断出帖文存在虚假。

2 月 21 日,《江南都市报》刊发《“上海女孩逃离江西农村”事件:假的》,报道称:记者从网络部门获悉,“上海女孩逃离江西农村”事件从头至尾均为虚假内容。

根据网络部门的信息梳理,发帖者“想说又说不出口”并非上海人,而是上海周边某省的一位有夫之妇徐某某,春节前夕与丈夫吵架,不愿去丈夫老家过年而独自留守家中,于是发帖宣泄情绪。而之后在网上自称“江西男友”回应的网友“风的世界伊不懂”,和徐某某素不相识。

在狂欢的舆论环境下,为了博眼球,虚构和假消息不断出现,成了新媒体获取点击量的“道具”。甚至网友冒充当事人微博微信昵称,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故意引发误解,其目的无非是导入浏览量、增长粉丝。在互联网媒体上,负面的、娱乐性强的文章往往能获得极高的点击量和关注度。在事实和情绪之中,罔顾事实的反理性之举屡屡发生,宣泄负面情绪却形成一种习惯。虚假消息,甚至他人的苦难为何可以肆意篡改、猜测?

因为这样的恶意有“市场”,在他人苦难中,在假消息里获得满足寻找乐趣,这种扭曲的心态,也是在不理智的舆论狂欢下,在互联网新媒体里普遍存在的现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穷思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ons.cn/98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20192271@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