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营销干货
  3. 危机公关

罗一笑事件丨网民的羊群效应

网民一词最早是被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米歇尔·霍本(Michael Hauben)创造的,霍本十分严格的区分了“网络使用者”(Netuser)、“网络受众”(Netaudience)、“网民”(Netizens)这三个不同的概念,他认为只有那些具有网络关怀意识并努力构建网络社会环境的网络使用者才可以被称为网民。

在《网络互动中的网民自我意识研究》一书中,传播学郑傲教授也认为:应该从网络使用者的行为效果出发来阐释网民概念。可见在学术界,并非是所有使用互联网的人都可以被称为网民。学术讨论下的网民具有更高的互联网参与度和网络意识,这与通常意义上网民指全部网络用户有所出入。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 39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 2016 年 12 月,中国网民规模达 7.31 亿,普及率达到 53.2%,超过全球平均水平 3.1 个百分点。这里的网民与通常所说一样,泛指所有互联网用户。在新媒体下的传播中,绝大多数的民众都符合羊群效应。

羊群效应就是一种从众心理,也称为“跟风效应”,英文中将其描述为:The Greater-fool-Game,意思是“更大的傻瓜游戏”。尤其在社会化网络媒体中,每一个网民看似相对独立,大部分仅通过弱关系相互链接,但当某些触发条件发生时,就可能表现出共同的行为和意识,从而形成了羊群效应。

在几乎所有的热门事件中,都有羊群效应的影子,比如在微信刷爆了朋友圈的“罗一笑事件”,跟风的网民蜂拥而至,在凌晨又刷爆了微信的赞赏功能。

案例:刷爆微信的“罗一笑”事件

2016 年 9 月,5 岁的罗一笑查出血小板偏低,随后被确诊为白血病。她的父亲,作家罗尔开始在微信公众号上,写一些与女儿治病相危机公关基础与媒体传播特性关的文章。

11 月 25 日,罗尔写下《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文章感情真挚,催人泪下。这篇文章被圳小铜人公司的朋友刘侠风看到,他与罗尔商议后决定,小铜人公司在微信公众号“P2P 观察”推送文章,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捐一元钱,文章打赏也全部给孩子。

27 日 16 时,公众号“P2P 观察”推送第一篇文章,开头写到“他没有选择公益捐款,而是选择卖文,每转发一次就可以获得小铜人公司一元的捐赠”。这句话引起了更多网友转发的动力。

28 日,公众号转发《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很快,打赏金额达到每日 5 万元上限。网友顺藤摸瓜,找到罗尔公众号,网友开始用“转发一次,有企业捐一元”的文案转发。

29 日,两个微信公众号很快都达到每日 5 万元上限。微信庞大的用户规模,积攒了巨大的能量,终于爆发。这一夜,无数网友熬夜等待凌晨,等待微信每日打赏在凌晨重新开启。

30 日凌晨,无数打赏瞬间涌进罗尔的微信公众号。这一次,竟然直接冲破微信的每天 5 万元打赏上限,两小时打赏金额超过 200 万元。微信发现异常,随即紧急采取了冻结措施。

30 日早上 7 时,罗尔微信公号上推送了一篇文章,呼吁暂停捐款,补充说,多出来的钱成立一个白血病基金,给其他孩子。《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微信阅读量超过一亿,罗一笑事件影响力的爆发,很快便有了剧情反转。

30 日上午,深圳一名医生聊天截图开始在朋友圈流传。截图指出,罗一笑在医院花费每日不足 5000 元。很快,又有人晒出证据,7 月 5日罗尔有文章,称自己有三套房子,还有两辆汽车和一个广告公司,愤怒的网友开始痛斥罗尔是骗子。

30 日 15:30,罗尔首次回应善款处理办法,“如果有人觉得被骗,他提出来,我会退打赏的钱给他们。”此时的罗尔在面对质疑他的媒体镜头前痛哭:没人关心我女儿死活,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12 月 1 日 13 时,“罗尔”和“P2P 观察”两个公众号发布声明将资金全额捐出,成立公益基金。即便如此,网上仍然骂声一片,称罗尔不值得信。16:55,经深圳市民政局、刘侠风、罗尔、腾讯四方协商,将所获资助共计 2626919.78 元原路还给网友。

至此,这次可以记录进微信传播记录,甚至写入公众号和新媒体发展史,剧情跌宕起伏的朋友圈慈善事件已经落下帷幕,善款将陆续回到热心网友手中。罗一笑的父亲罗尔应该没想到,事情会弄巧成拙发展到这一步。

鉴于庞大的网民基数,网络舆论传播对现实社会的影响巨大,羊群效应不仅会影响网络传播过程,还会影响舆论和信息的最终演化方向。对网民群体内部的羊群效应加以引导,积极利用,可以使舆论向期望的方向演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穷思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ons.cn/9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821771223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7269398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