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企业管理赋能
  3. 管理经

开广告公司第二年:思考与改变 | 小马宋

2016年是一个闰年,2月份有29天,本来计划公司开业是在3月1日,但我发现29号正好是周一,于是临时改了主意,决定在29日公司开业。

这一天,并没有通知任何亲朋好友,公司办公室是朋友王辣辣免费提供的5个工位,我和三位最初的同事一起吃了个饭,没有花篮,没有鞭炮,公司就这么开业了。

我在我的公号写下了公司开业的一篇纪念文章《又一个平凡的广告公司诞生了》,结果收到了上万元的打赏,成为公司正式开业后的第一笔收入。

2016年结束的时候,公司走得慢慢悠悠,并未按照我们预想的道路走下去,其间很多想法也被我验证后觉得不靠谱,唯有公司成立之初我写下的三个原则没有变:不烧钱,不造假,不做大

2016年2月28日,作为总结,我写了一篇《开广告公司一年,我的8点个人思考》。

2017年初,公司从6个人缩减为3个,因为我发现传统广告公司的模式并不适合我,但盘点下2017年的收入,却是2016年的两倍。

今年依然有几点思考和总结,写出来与君共勉。

一、我们这样的公司得以生存全拜互联网所赐

2017年,我们公司的业务其实是个人顾问的模式,主要通过出卖我的个人时间获得收益。与甲方签服务协议的时候,往往很困难,因为个人顾问没有任何确定的KPI,可以做任何事情,也可以什么事都不做。

这种情况下,甲方的信任就很重要,否则服务合同形同虚设,所以我们的签约客户往往是对我个人有所了解,往往对我过去做的事也有所了解,才会答应签这样的合同。

这种基于双方信任的服务形式,如果没有互联网,获取客户的难度之高可以想象。我的第一个客户,也就是罗辑思维,也是通过互联网发生的连接。

小米生态链的负责人刘德说过,伟大的公司都是时代造就的,我们虽说永远也伟大不起来,但我们这种独特的公司,其实也是时代造就的。

二、我们已经不是一家广告公司

几个月前,我们接手了一个新的客户,叫三胖蛋,目前是国内原味瓜子第一品牌。当我跟一个朋友聊起给三胖蛋近期做的事情的时候,她说你根本没有帮他们做品牌策划的内容啊。

是的,近期我提供的服务主要是帮他们找到合适的经销商、渠道,理顺线上和线下销售的关系,以及修改原来的包装和视觉形象。这家公司产品过硬,公司的气质就是那种埋头做产品,对营销几乎无感,所谓花里胡哨的方式也不适合他们。帮他们找到合适的渠道,线上店铺做到及格,因为复购率极高,就很容易扩散出去,这是我的想法。

比如我们另一家在惠州的客户叮当,他们新出了一个线上蛋糕品牌“熊猫不走”,本打算从惠州开店后到深圳去。后来我建议,与其直接杀到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不如凭借自己的优势,先到珠三角的二三线城市开拓市场,等基础稳固后再转向一线城市去做形象。

这些事情,已经不是简单的创意策划,尽管创意也还是我很擅长的东西。其实,对一个公司来说,战略方向才是最重要的。大方向做对了,加上勤奋努力,才会有高速的增长。

比如罗辑思维,如果不是去年8月份下定决定All in到知识服务的方向而坚持做自媒体电商的话,2017年就算再拼命,也不过就是50%的增长吧。可是战略方向对了,就是200%甚至300%的增长。

我个人最早因文案走红,后来开始做营销,但现在我给自己的定位是“独立战略营销顾问”,为企业提供的首先是战略方面的思考。

我们提供不了传统广告公司的服务,这是真的。

三、增长的瓶颈以及“睡后收入”

尽管2017年营业额是上一年的两倍,但是这家靠出卖个人时间的公司瓶颈很快就会出现。

如果想增加收入,你个人能做的无非两种方式,一种是提高服务价格,一种是接更多的客户。服务价格不可能无限提供,很快也会达到上限;个人精力所限,你能服务的客户也不会太多。

所以,瓶颈很快就会到来。

其实呢,还有另外一种增长模式,就是把自己的时间复制出去。老干妈配方的研究就是老干妈付出的时间,但一瓶瓶的老干妈卖出去,一个人的时间就被复制出售了。

这个方式用在智力服务上依然成立。

薛兆丰在得到APP开了一门课《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一年收获了22万用户,总收入4400万,这是一种另复制个人时间的方式。

2017年12月初的时候,我跟深圳紫石文化的创始人马凌签了一份协议,我作为顾问获得紫石文化的一些股份。这家公司从B站《前方高能》系列动漫做起,不仅成为B站排名前几位的原创短动漫系列,前一阵子还凭借《滑小稽》系列成为微博热门,单集总播放量超过了6000万次,爆火后则吸引了大量投资机构来询问投资事宜。

这件小事情,正是我们公司业务模式改变的开始。

2018年,对于那些我们看好的成长型公司,我们将以智力服务换取部分股份,这是更长远、更有想象力的一种业务模式,能让我们获得更好的“睡后收入”。

四、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才是业务的稳定剂

我们公司成立的第一天开始,对客户就有一个原则:如果觉得服务不值得,可以立刻、马上以及迅速地终止合同。

最早的时候,有些客户是我的朋友,在服务过程中我个人已经觉得,给他们提供的服务并没有太多价值(有些是因为我对这个行业的不熟悉不擅长,有些则是因为在外地,提供服务不便),但这些朋友可能碍于面子也不好意思提出来。所以我们会主动终止这些服务,因为你无法为客户提供价值。

2017年,我们也主动结束了两个客户的业务。

与客户签约的时候,我会非常非常真诚地提醒他们,这个合同可以随时解除,我们公司绝不要任何违约赔偿。

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们坚信,你提供的服务如果有价值,客户就会一直需要你。如果你的服务没有价值,那客户也不值得为此服务付费。

五、意外发现的一个业务模式

2017年,我们公司走了3位员工,只剩下2个,一个是我的助理,另一个是文案。这两个都是我原来的同事,跟我一起同事好多年了。

其实按照我的业务模式,这家公司的服务完全是由我来提供的,也不再需要一个文案,我只要一个助理就行了。

我们公司在2017年不再有办公室,大家开会就是去咖啡馆,这个文案因为没啥事,我有半年也没见过他。后来我觉得是在白养一个人,于是帮他找了一份工作,薪水是当时他的两倍。可他不想去,还是想留在公司,我想既然他不愿意走,那我多发一份薪水也无所谓,但一定要给他找点事情做。

去年有一天,到每日优鲜履新的许晓辉问我能不能帮他找个资深文案,我说没有,但我可以借给你一个,你付我公司费用就好了。每日优鲜统一了,他一直服务至今,不过是每周去一两天而已。

这个文案跟了我很多年,我对他的水平很放心,所以借出去是不会给我丢人的。后来,他还被借去斑马精酿、简单心理等公司。

我因此发现了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就是出租文案的服务。

但目前我只有一个文案可以放心出借,我想,如果我能筛选出一些文案,我再亲自带一段时间,放心之后是不是可以按照出租的方式来运行呢?这些文案收入上可以跟我们公司按比例分成,收入绝对比在公司单纯做文案翻一倍甚至两三倍。

虽然未必能做很大,但可能会把我的业务再扩展几倍吧。

2018年我可能会考虑“收徒弟”的计划,如果你觉得对这个感兴趣或者可行,欢迎评论区留言与我讨论。

六、不同领域的跨界鸿沟比你想象得大很多

我昨天接待了一位来自在行的约见者,他很年轻,从2002年开始做个人站长,一直在做流量生意,现在掌握了移动APP市场那几个巨头之外20%的流量,这些流量是应用市场的长尾部分,每年的导流业务有五六千万。

这是典型的草根互联网创业者,在这个领域,他玩得风生水起。我跟他长谈了近3个小时,发现他掌握的流量我居然一无所知,客户都是他认识的朋友(同样也是草根互联网创业者),而且推广一个APP的费用如此之低,超过了我的想象。

而他呢,对于草根互联网之外的玩法几乎毫不了解,包括广告模式、风投、如何发展正式的流量客户等等。

尽管他也有很多这些领域的朋友,但他就是不知道或者不想了解怎么进入这些领域。

同样的,我的客户分布在不同的领域(互联网、智能硬件、AI、食品、餐饮),很多时候我发现,擅长搞产品的不懂得渠道,擅长渠道的搞不定品牌,擅长技术的对公关一无所知,搞互联网的对实体行业的了解少得可怜……

而我的任务和擅长的,就是帮助客户把这些鸿沟填平。

我没有想到,原来跨领域的经验、技能、学习对不同人来说这么难,而我有幸在服务不同客户的过程中,不断学习不断提升。

有些东西,通过看文章和阅读是解决不了认知问题的,尤其是行业经验类的。

七、个人的学习与提升

2017年,读书不多,不超过20本,但读书质量有很大提高,每一本值得精读的书都仔细吃透。

在得到定了6个专栏,全部听完,我以我个人听音频学习的经验和效果,实名反对那些认为碎片时间学习没有用的言论。

以独立观察员的身份参加了混沌研习社的“2017年创业营”。

年底的时候,觉得应该给自己留出更多时间读书和学习,所以报名参加了三节课的科特勒营销课和“李叫兽14天改变计划”。

在我个人看来,最有效的学习无非几种途径:阅读,向牛人学习,实践(刻意练习)。

八、其他的一些尝试

2017年尝试做了进口巧克力和糯米酒,踩了很多没想到的坑,然后觉得这样不专心做事,也不会做成,放弃了。

个人的第二本书《朋友圈的尖子生》出版,比起第一本,这本书的质量进步很多,第一本正如豆瓣的评价(只有3分)有凑数之嫌,尽管我个人还是很喜欢甲壳虫那一系列文案。

书在我个人公号售出了13000本,接下来第二次印刷版本会在当当上线,其实写书的收入比大部分作者知道的要高很多。

年初开通了小密圈,现在改名为知识星球,这是我个人第一次收费社群的尝试。我的圈子在知识星球的活跃度排名长期在20以内,最近一个月基于知识星球建立的微信群活跃度极高,我已经目不暇接。收入也还不错。

10月份的时候我卖掉了手里的几枚比特币,价格是25000元,我买的时候,大概一枚3000元,后来它涨到过13万一个,算下来自己少卖了几十万,不过,我也并不后悔。

没有人能从头赚到尾,这么多年在股市里看到的疯狂和贪婪又在比特币身上重演,自从几百年前荷兰郁金香的泡沫以来,历史总是完美地重复,而大部分人却都相信这次和上次不一样。

年底尝试去学习一个爬虫软件,至今还没太弄明白,下周准备找个内行来教我。

一年来周末坚持带孩子,也认识到他并不是什么天才少年,正努力教他学会在社会上生存的能力。

以上,总结自己的2017年。

(完)

 

本文作者:小马宋,战略营销专家,小马宋品牌营销公司创始人,得到APP营销顾问

文章来源:小马宋(ID:xiaomasong999)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穷思笔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26745008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