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营销圈
  3. 营销人故事

上海的卖房大军

每当你从上海郊区地铁站出来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群西装革履的年轻人,顶着炎炎烈日,举着广告牌子,在地铁站翘首以盼,当你路过时,他们会问:“大哥,嘉善的精装修房子,来一套吗?”仿佛这房子就像白菜一样,下了班顺便带一把回去做了吃了。但他们就是这么随意地在推销。

路过的行人,买了房子倒还好,还没买房子的未免内心凭添几分惆怅。但还是每天得被他们这么在内心里抽上一鞭:知道吧,你是没有房子的,你别忘了,你要加油了! 让这“房事”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有人开玩笑说,在上海,穿西装打领带的,要么是真正的白领,要么就是销售,特别是房屋销售。这些房屋销售,每天总是精神抖擞,衣着严谨,男销售西裤皮鞋,女销售职业女裙高跟皮鞋。我公司搬到松江九亭后,很凑巧,与一家房屋中介比邻,所以有了更多机会去了解他们,通过他们,可以从某个角度来了解在上海打拼的年轻人生活。

暂且叫他们草原房产吧,办公室密密麻麻放了非常多的工位,每个工位估计只有80cm宽,电话、电脑是标配。他们的任务是卖淀山湖、嘉善等地的豪宅,也卖佘山等地的别墅。

每个销售,每个月基本工资只有3000元,而且如果这个月一单生意都没做成(叫没签单),那基本工资减半,只有1500元。所以我看到一些销售中午带着馒头去办公室。但是,一旦签单,每单的利润挺高的,个人至少5000元提成,多的甚至有10万元一单的提成,那公司发提成则更多了。

这就是份高风险低福利的工作,成王败寇。

所以他们每天要花很多时间去淀山湖附近,寻找生意机会,最好的偶遇,就是碰到一个去淀山湖找房子的买家,然后签单成功。每天在这样的炎炎夏日里,他们要衣着严谨地过去守候,热与累,是可想而知的。

另外一项事情,就是打电话。一遍遍地打电话,中间被拒绝、被骂,那肯定是家常便饭。听说,有的销售比较有门道,去抄那些豪车的车牌,然后通过某门道能查到车牌背后的电话号码,再给他们打电话,或许这种成交的概率大一点吧。

对他们来说,第三件事情就是自我打鸡血。所以我经常听到隔壁传来的大叫:我要签单!我要成为第一!我最棒!

他们普遍学历不高,普遍工作经验不是很久,许多刚毕业就进入这个行业,他们也普通皮肤偏黑,毕竟天天这么在外跑,不黑很难。他们被淘汰的概率也很高,人一拨一拨地换,每个新人总是踌躇满志地进来,就像当年闯荡上海滩那拨年轻人一样。但有太高的比例是失败,可是这失败真是他们不努力?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让他们运用人脉资源卖房,让他们运用人脉去弄到优质电话号码,要求都有点高,他们更多还是察颜观色,以及碰运气。期待明天能做成10万的单,一夜暴富。

对于一个学历不高的人来说,来上海卖房,其实是凭本事和力气挣钱,堂堂正正。如果不做这个,他们还有什么机会吗?送百度外卖?一个月5k?送快递?进工厂做流水线?我其实没想到哪一种方式让他们有更大的概率,可以留在上海。

就算对一个学历高的,比如大专、本科生来说,从外地过来。每个月3k?4k?5k?然后每年加1K?2K?跟上海这样的房价比起来,这些钱其实也是杯水车薪。

所以我继续推断,接下来咱们外地人来上海:

要么那些学历特高的比如研究生、博士,他们起点高留下来相对比较容易。

对于学历一般的年轻人来说,他们需要更快地发展,以实现薪水更快速地增加,好的方面是让他们成长更快,不好的方面会不会让他们变得更急躁?所以会有更多人选择了做风险大的岗位,比如销售。

对于学历更一般的年轻人,原来他们还有一线希望留在上海,现在这一线希望也基本消失了。所以他们在上海,会是一种赚了钱就走的想法,这样他们的消费将会减少,他们对这个城市的参与度也会减少。

上海房价大幅度上涨,带来的影响,不只是钱,而是整个社会心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穷思笔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821771223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72693986@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