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营销赋能
  3. 危机公关

怎么看待社会化媒体的“改朝换代”?

第一章:人人皆媒体

怎么看待社会化媒体的“改朝换代”?

当微博火热流行3年多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抱怨它,觉得玩微博玩地烦腻了;并有“倒戈”迹象:微博是不是要行将陌路了?微信已取代了微博!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社会化媒体也不甘示弱,它更新换代的速度让我们赶地气喘吁吁,刚适应一种,另一种紧跟其后。每一种社会化媒体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还记得2009年,“开心网”风靡一时,霸占了你的大部分时间吗?那时,我们和同事、朋友通过开心网,每天晒晒彼此的生活,或分享美好、或插科打诨,或抱怨吐嘈。还记得开心网的“偷菜”游戏吗?大家沉迷“偷菜”,上班、下班、睡觉都惦记着在开心网的“菜园子”,哪个玩开心网的深度中毒者,没有半夜起床,守着自家“菜园子”,以防有“贼”潜入?然后又伺机“偷”别人的“菜”呢?到了开心网的流行后期,不少媒体开始“讨伐”开心网,“到底是你玩开心网?还是开心网玩你?”、“天天想着偷身边人的‘菜’,人们的价值取向是否扭曲了?”。有些公司的领导看着员工玩开心网玩地忘乎所以,很着急,开始屏蔽开心网。

让我们再来回顾那盛极一时的“开心网”走向没落的前夕,媒体的报道吧:

白领流行“先偷菜后上班”开心网引发裁员纠葛

开心网引发的裁员纠葛

从偷菜、停车到整人、买卖奴隶,开心网以“人玩人”、“人泡人”的模式在白领中风靡。最新的一组调查数据显示:开心网在2009年已拥有2000多万稳定的注册用户;浏览量每日7亿,远超搜狐等门户网站。

但与之火爆相反的是,最近一股反开心网的浪潮开始蔓延:全国300多家企业加入了“反庐舍联盟”,这个联盟将开心网作为主要打击的对象,员工频繁上开心网,将会被裁员。

(文章来源:http://news.sohu.com/20090521/n264089507.shtml

怎么看待社会化媒体的“改朝换代”?

20075月,中国本土“微博服务商”开始出现,比如:饭否、做啥、叽歪等;但那时,它们的风头仍被“开心网”抢尽;直到20097月,饭否等中国市场最早的微博产品相继停止运营,一些新产品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20098月,新浪启动微博测试,成为国内最早推出微博服务的门户网站,2010年,搜狐、腾讯、网易相继推出微博产品。(来自:百度文库《新浪微博发展历程及趋势》)之后,微博,特别是新浪微博风起云涌。

但是现在,关于微博的反思也渐渐多了起来:比如微博让生活过于碎片化。这和微博刚流行时的情景截然相反;那时,很多人赞叹微博能填补缝隙时间,比如等公车、等地铁、等红绿灯、等不守时的朋友、上厕所等等。微博让每天整块与整块时间交接的空隙点,变得不再无聊,有了价值。

物极必反。大家酣畅淋漓地刷微博,也发现微博不再只是填补缝隙时间的工具,它已不甘愿在时间长河里唱配角,它开始主宰人们的时间,把整块整块的时间切得七零八落,使生活过于“碎片化”。比如以前下班回家,想读本书;现在就直接窝在沙发里,刷微博,看些没有过滤的、杂七杂八的张家长、李家短。

渐渐地,微博上关于“戒微博”或“多少天不用微博”的发誓贴多了起来。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201210月,网络名人和菜头宣布停止微博,不发也不潜水。原因是“怀疑微博的碎片化阅读对我的大脑有所损伤,很担忧再也不能读书和做深度阅读了。不写微博了我还是我,但不能读书的话我什么都不是。”

和菜头还说了,“同时,微博让人易怒、易挑衅、易轻信,无法专注。”人们也开始审视、检讨微博圈的道德瑕疵了。起源微博的谣言满天飞,到底孰是孰非?在微博地盘的口水仗此起彼伏,围观看热闹的人先是看得热血沸腾,最后顿感空虚无聊。

微博让人际关系也变了点味。越来越多的人习惯在微博上通过“@”的方式呼朋唤友;通过评论、私信和朋友交流;看微博大号的“早安、晚安”贴,取代朋友间的嘘寒问暖。曾经和朋友们吃饭,围坐一桌,热火朝天八卦的场面渐行渐远;现在,大家入座寒暄后,顺理成章地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一不留神,微博还让个人隐私也无处可逃。你写的每个字刻画了你的个人形象,网络留存了你的历史记录,没准哪一天变成了“呈堂证供”。加班太累,在微博上发泄几句,被老板监测到,你的饭碗岌岌可危;想了解某个人,先找到那个人的微博,从第一页看到最末页,他/她的吃喝拉撒,脾性喜好,一网打尽;你发表内心感受,评论某事,被不认识的人看到了,如果不同意你的观点,很可能招致无端咒骂。

与此同时,不少人视微博为大金矿,开始大谈特谈“微博营销”,“怎么用微博打造影响力?”等。现在,市面上这类书已是鱼龙混杂,让人眼花缭乱。号称“微博营销专家”的人陡然增多,都想分一杯羹。还有新兴的“买粉”等业务,让微博成了拍老板马屁的好礼品。一些老板想搭这班流行快车,于是下属忙不迭地替老板们“买粉”,博老板欢心。还有一些人也难捺虚荣躁动的心,悄悄买粉,博得个微博门面的张灯结彩。

2012年底,微信的势头愈发不可抵挡。到了2013年,微博更是深陷四面楚歌了。

环顾四周,用微信的人渐渐多了。大家开始赞叹:微信是如何让熟人重新回归“一对一”的交流模式,是如何保障了朋友圈的隐私。中午下楼吃饭挤电梯,大家拿着手机,以前刷微博;现在开始看微信了。

微信也是金矿。为了抢占市场先机,又有了“微信营销专家”。写微博的畅销书作者开始马不停蹄,日夜挥笔写“怎么用好微信?”“怎么用微信赢得你的目标客户?”等书了。网络上,关于“微博到底还能活多久”的预言也愈愈炒愈热。

但是如今,虽然还少有人反抗微信,但人际的趋利性,已在微信上逐渐现出原形。比如:朋友圈的互相谩骂,在微信上通过关系链揪出男友的小三等等。于企业,在微信上强迫用户点赞,截图,被腾讯封号。一时间,也是乌烟瘴气。

我的一位朋友形容自己赶社交媒体的风潮,赶地气喘吁吁。“我不敢不用微博、微信啊!朋友都在那里。你用手机发短信,人家不耐烦地回句,请发私信或微信。如果不用,那就脱离了朋友圈子,大家下次聚会还有什么好聊的?”

无可否认,通过微博、微信,于个人,我们找到了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人,看到了别人生活的精彩纷呈;但是,微博、微信又让人们直视内心最本能的需要:人和人的私交。所有的社会化媒体,归根结底,是为了让人们更美好地连接彼此。但是,最终,关系还是要落地,所以,我们,还是找个实落地,面对面地絮叨一会吧。

公关狂人——社会化媒体引爆公共关系新内涵》三大特点:

1,普及本。

我想从事/转型公共关系行业,从何入手?“社会化媒体”看似屌丝,又透着“高大上”的不明觉厉,如何玩转?“公共关系”和“社会化媒体”又能发生什么样的关系?

2,本土化。

西方的社会化媒体应用已走在了前列,我们要有“拿来主义”精神,但不能不经消化,一股脑吞入。本书解读的案例有不少是来自国外的。怎么把国外的案例移植到国内?真正“为我所用”?

3,不过时。

唱衰微博的声音此起彼伏,微信正如火如荼。不管社会化媒体如何更新换代,它的精髓是什么?怎么有一套完整的方法论,让社会化媒体融入至公共关系?这是万变不离其宗的。

原创 | 小圈梨

来源 | 小圈梨(ID:xiaoquanlisocia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穷思笔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20192271@qq.com

QR code